• 您的位置: 首頁  交流成果

    東國大學――開啟自我認識之旅

    作者:  信息來源:  發布日期: 2014-02-16   瀏覽次數 967

        終于找到了這么一個時間,可以靜坐在圖書館,深呼吸一口氣,開始寫這一段。

    有些人說,時間長了,那些交流的回憶會慢慢沉淀,就像是飽和了的鹽水隨著蒸發慢慢結晶一樣,我們會看的更清楚了,想的更明白了。

        但是我,靜坐在這里,不知從何下手,我知道我有很多話,有很多故事,有很多的感悟想與大家分享,但是真不知道該怎么開始,我不知道如何用我的文筆表達出那一段回憶,怕寫出來的是??嗦的笨拙的。對于我來說,回憶不是‘死’的,不是一個‘結果。他是活的,是一種鮮活生命力,他會通過反思,與別人交談中進一步得到升華,從而成為成長的一種源源不斷的動力。

        現在的我,就像是一只從河里游向海里的小魚,我發現在大海里的我變得更加渺小,前途的路充滿了更多挑戰,但這反而激發了我想進一步認識這個世界的決心,我很慶幸也非常的高興自己是一條魚,可以自由的游動,可以盡情的去享受海底世界。

        以上是我現在的一種狀態,要問狀態從何開始,或者這種狀態的認識是怎么開始的,會離不開一些人,一些事兒的吧,還有遇到的種種機會吧。

     

        他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SPAN>

    這是他很喜歡的《短歌行》, 他是我在東國大的小助手,那些‘本應該小助手幫助的事情’例如電話卡怎么辦?或是課怎么選?他倒是沒有教,反而讓我切身的體會到一種韓國文化。

        “什么小助手,我不喜歡這樣,你就把我當朋友!我是你朋友!”

        這是他跟我說的第一句話。

        我們就這樣成為了朋友,他有著各種奇特的經歷,游歷過世界很多地方,有很多自己的見解,他總是嘗試著在我看來不可能的事情,例如他想要獨一無二,要追求‘特別’的,‘與眾不同’的。無論是在小事上,還是在以后的人生規劃上,獨一無二總是他衡量自己是否成功了的一個重要標準。我是學哲學的,我一直覺得在自己看來多么獨一無二,多么特別的思想,都只是人類思想潮流的里的小的幾乎看不見的一支流而已,所以每次他對我說‘I am special!’的時候,我心里都是那句‘怎么可能!’。

        但就是他的那一種為了自己與眾不同,慢慢的會讓他變得真的有所不同,也是慢慢改變了‘我認為只有我是對的’那一種根深蒂固的想法。 也許是之前演過俄狄浦斯,做事情總是覺得冥冥之中已有安排,很多結果是注定的,就像是孫悟空逃不出如來佛掌,一個人能不同到哪里去?!因此做事情總是缺乏那么一種熱度。

        有一次我們幾個中日韓一起小聚聊天,隔壁桌是菲律賓的留學生們,人很多貌似在聚會,大家說話的聲音都非常的大,由于兩桌都在二樓的一個隔層,空間小,所以我們這桌已經聽不清互相的說話聲了。我們正愁著該怎么辦,誰知他硬憋出那么幾句在菲律賓背囊旅行時學過的話,拿杯酒,跑到那一桌,跟他們交起朋友來了,互相敬了杯酒,說這說那,通過很友好的方式解決的那個比較尷尬棘手的問題。

        當時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氣,很多事情不是我們沒有想到,或是那個想法在我們自己看來確實是與眾不同的,但是我們總是少了那么幾股勇氣去嘗試。其實,有時候按照自己的想法真的去嘗試了,那么真的就會有收獲吧。

        “我在背囊旅行時的最大收獲,就是我學會了如果要交朋友,就要先主動敞開心扉,如果總是閉塞的,固守著自己的想法,那么你是很難交到朋友的!”

    他的話讓我感覺到他把我當朋友,我也慢慢感覺到真心實意的去交一個朋友,會讓你認識到的不僅僅是你的朋友,還有你自己。因為真正的朋友就像是一面鏡子,他會讓你看到你到底是什么樣的一個人。

        當然,之后的事情還有種種,但如上的‘交朋友’開啟了我在韓國的交流生活。

     

        她

     

        按先后順序來說,她要先認識于他,她和我一樣是交流生,雖然我們來自不同的地方,但是我倆的有個共同點,就是-都很奇葩! 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把自己當成是交流生,語言的不流暢絲毫不成為我們適應享受韓國交流生活的一種障礙!

        她是個愛跳舞的女孩,確切的說是個跳舞跳的很好,很棒的女孩,每天跟她一起混舞社,也讓我漸漸拾起對舞的興趣,怎么說我也是小時候學過舞的人。這個興趣一來,我就像是中毒了一樣,每天晚上把自己關在廁所里,音樂一放,就對著鏡子各種扭。女孩子愛自拍的都懂得,其實廁所的光線和音響效果是非常棒的!這也是為什么很多人陶醉在淋雨的時候自嗨的唱歌吧!

    從此,我再一次愛上了舞蹈,這個不是跳給別人,而是屬于自己的一個東西,它會伴隨著我永遠走下去,它給了我很多自信,再一次讓我發現了自己。感謝舞蹈,當然,也要感謝讓我再一次發現它的意義的她!

        話說,我們倆的瘋狂事跡,不多不多,嗯,例如,兩個過20的人,擠在一群比我們小五六歲的小朋友那里參加公開的SM藝人公司選秀場,人家都是唱唱歌什么的,我們一上去就來個雙人舞,還是即興伴奏的,兩個老人在臺上舞弄騷姿,簡直就是club舞,原本緊張的現場,被我們一跳,HAPPY了,小朋友都在后面鼓掌。。。哈哈。。。很多人會覺得這是出糗吧,可是對我們來講就是想做,一個人別扭,兩個人上,組合畢竟還能壯膽兒??!反正我們不在乎結果,就是想體驗一下那種氛圍,再說,這種‘出糗’的事情要在不認識的人前面做,才不會有人說啊,反正跟他們又見不著面咯!嘿嘿!

     

        不僅是他和她, 還有真的是數不過來的他和她們,在這里真的是很想念,也很希望會有那么一個機會,我們又會走在一起。

     

        一次選擇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奇特的經歷,也是在韓國交流以來印象最深的一次經歷。這是關于一種選擇。

    這事情還要從這樣一個緣分說起。

        說起緣分,我和東國大真是緣分不淺。在看完七田一的《右腦革命》,接觸了那么一套修行方法之后,我便在大二上學期開始苦苦尋覓是否有這樣一種地方,可以進去清心一個月,原理塵世,然后專注于修行。當時也想自己是不是先進某種意識形態里拔不出來了?走火入魔了? 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我一直在找這樣一個東西,雖然不知道這是什么,但我很清楚,我在找!

        因此大二第一學期,節衣縮食,自己辦了簽證,飛機票一定,對父母也是先斬后奏,然后放假的時候就飛到韓國了。不為別的,我想找山,找寺廟,找一個屬于我的有緣的地方。當然包里不忘帶我的那本“右腦革命”,呵呵。

        長在松嫩平原,學習在長江中下游平原,這么一個平原型女孩見到這樣一個山地格外多的地方是多么興奮啊~記得爬上了一座山,然后看到公墓嚇到魂都沒了,又正好趕上太陽落山,周邊又沒有人,可以想象我當時的小心臟啊,于是乎,那座山上響起了一片嘹亮的歌聲~~

        以上是個小插曲,我想說的是,在我爬的那么幾個我認為的無名山中,竟然有一座就是東國大坐落的南山。但是當時的我不知情,我只知道走到那座山的半山腰上有座寺廟,這也是為什么在半年后我到東大登校的時候,見那座寺廟覺得頗眼熟的原因吧。

        寫到這里,我覺得我很??嗦,怎么還沒進入重點啊~

        那么在這里簡單介紹一下,我交流過的,我覺得與我頗有緣的東國大學吧。東國大學時1906年在韓國國情極其混亂的時候,佛教先驅拿著“以教育救國”的旗幟建立的一所大學,所以東國大至今都保留著佛教傳統,里面也專設了佛教大學。

        我選上了他們的佛教專業課,例如禪與冥想,禪和現代社會等。像是冥想類課都是在寺廟里上的。就是那個冥想與我之前在《右腦革命》里看到的冥想方式是非常一樣,這也是為什么之后我也會選擇很多佛教課,對佛教慢慢感興趣的原因之一吧。

        國際交流處的申老師,每次在學??吹轿?,都會叫我到辦公室小坐,這一坐就是各種談,他會對我的以后的人生規劃提出一些建議,也會問我那邊需要哪些幫助等等,在這里不得不非常感謝東國大學國際交流處的各位老師,特別是負責中國地區的楊老師,他們會讓我覺得在那個交流的大學里真的很有人關心我,讓我開頭的那些不適應,也慢慢變得熟悉,溫暖起來。

        也就是那位申老師在與我交談的過程中,知道了我對佛教感興趣,所以老師推薦我去參加了正好在東國大舉行的“國際看話禪學術大會“還有7天的看話禪修行。參加這次大會與修行的都是來自不同國家大學的(包括常青藤)宗教系教授,按理來說,是不會有本科生參加,更別提是個交流生。所以當老師推薦我參加的時候,我非常的欣喜,我知道這個機會對我來說很不易,雖然我之前有參加過一些學校組織的temple stay,但總覺得這還不是我要找的那個。當然我很期待大會,但是更令我期待的是7天在主持指導下的看話禪修行。我很想體驗一把。

        很巧的是,就在交流的下學期,我參加了一個由韓國三星生命保險和中國人民日報海外版合辦的中國留學生說韓語演講比賽,經過各種準備,我順利的通過了筆試和面試,就是在老師推薦我去參加看話禪修行大會時,也正是我等待著那個我是否成功進入比賽決賽消息的時候。真的很巧,很巧,就在老師推薦我去大會的那天,成績出來了,我進入了決賽。本來這兩件事情都是好事情,可同時發生了那就未必見得是件輕松的事情了。因為他們倆的時間重了?。?!修行的確切日期是624~73日,而演講比賽有一個執行任務的活動,那個日期恰好是627日,而決賽是76日。且這個演講比賽的決賽是以4人一組的方式執行的,所以我個人的棄權,可能導致整個小組都不能參加決賽。

        在當時,我嘗試著說服自己這是個幸福的選擇??墒钦娴暮茈y。因為我哪個都舍不得放棄。一個是我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好不容易從全國到400,40040進來了,不能說放棄就放棄啊,而且,決賽是個小組活動,如果我放棄了,其他人怎么辦?雖然我自己選擇的結果由我來承擔,但是其他人有什么錯?當想到我的這一個選擇會影響到其他人的時候,我變得更加猶豫了,況且,進入決賽即使是最后一個名次也會有豐厚的獎學金,我不能害的他們也拿不到本屬于他們的獎項??!

        另一個是千載難遇的一次機會,那個可以終于去體驗一把我最終想要修行的一次機會,我又怎么可能放棄。。。

        但是我不得不做個選擇,魚與熊掌不可兼得。記得那周我過得非常痛苦,這個事情跟他人又說不來,因為當時需要的只是一個答案,只是去做一個選擇。

        記得那天走在夜深回家的路上,在我依舊為這個選擇而左右不定的時候,耳邊,真的是我的耳邊,突然的想起了這樣一個聲音,“選擇修行吧!”。當時刷的一下自己就哭了,我不是感動在耳邊響起了這樣一個聲音,而是感動在我做了那樣一個選擇,拋開一切,只是簡單地,隨心的,按照藏在我身體里的真我,做了那樣一個選擇。那天我哭得好爽,哭的好開心?。?!無論選擇的結果怎樣,我愿意承擔!

        但是,人是有欲望的,貪心的。即使我自己內心里早已做了這樣一個選擇,但是我沒有向教授去吐露,沒有說我有一個大賽要參加,因為當時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在修行的第三天,下趟山,執行完任務,在回山上繼續修行。我承認我把修行看的太斷斷續續了。

        就這樣,抱著那樣一種忐忑的心情,坐上了大巴,上了山,與各位教授一起參加了修行。第一天,第二天,當我把他們指的所有執念都拋掉,潛心于話頭的時候,我真的很享受那樣一種修行,可是每每想到還要下山的時候,心里不免有些不舍和沮喪??斓降谌炝?,我找了那位教授,說我想下山,教授問:“因為什么事情?” 我答“為說韓語演講比賽”, 在我說出去的一剎那 ,我發現這個對我來說曾千斤重的比賽,突然變得輕如鴻毛, 僅僅為了這個比賽,就要放棄掉這么重要的修行,我真是好不該。這并不是說這個比賽真的就那么不重要,或是價值量不高,而是與修行相比,它對我的意義并不是如此之大。

        而且,我覺得我之所以走到了那個比賽的決賽,也是與我之前的個人能力培養是分不開的,可能這次我放棄掉了這樣一個比賽,但相信以后會參加到更大的比賽吧。

        我沒有多說什么,一股腦的奔到住處,找出手機,撥通了負責比賽的廳長的電話,因為我知道我首先要盡我努力確保不會因為我的棄權導致其他組員進不了決賽,當廳長說應該沒什么問題之后,我在一一撥通了組員的電話,我不知道我說什么,只是不斷地重復著“對不起~”。在我完成著這些之后,真的反而覺得“哈,我終于可以潛心修行了!正當為這最終選擇而欣喜,準備離開住宿的時候,電話響了,是三星生命本部的。對他們來說這也是頭一次發生的事情,因為很多人是為了此比賽放棄其他的事情,倒還沒有為了修行放棄比賽的情況。但是,感謝他們很認真的聽了我的解釋,在了解到我的情況之后,他們提出,我可以在修行結束后單獨執行任務,之后再與小組成員匯合商討,但可能我不會出現在介紹小組的DV里,我馬上答,“這沒問題!”。 ――――我真的體會到了那種死而復生的感覺!太感謝三星生命了。 當我不得不選擇放棄的時候,反倒是他們沒有放棄我!

     

        其實,這以后發生的事情,已經不太那么重要了,在這里我想強調的是,就是那么一個選擇改變了我,我重新認識到了那個做出選擇的自己!

     

        至于那個比賽嘛~~呵呵~~三星生命和人民日報海外版舉辦的中國留學生韓語演講比賽――大獎?。ㄗ罡擢劊┯浀蒙吓_前的我們真的是整整48小時沒有睡覺,我從來沒有那么長時間的高度集中做過事情。所以在頒獎臺上,我懵了,我竟然懵了?。?!那么喜愛演話劇,那么喜愛舞臺表演的妞,竟然在可以盡情舞弄騷姿的臺上,懵了?。。?!之后臺下的記者采訪,我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什么,反正感覺這就是個奇跡!

    當時就一個心情,要給教授打電話,要把這個喜訊傳給教授,腦海里一一列出了我要一一感謝的人??!

        可能,那個比賽的結果,對我來說真的沒有像以前那么重要了,一切都是暫時的,都會過去的,重要的是那次選擇,那個我我選擇了的一直苦苦尋覓的修行。

    我會覺得,很多事情其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重要,就是有首歌唱的那樣“無所謂”,就是我們太執念于那里,才會覺得那個有多么多么重要。生活就像是流水,順其自然,生活中發生的瑣碎的事情就像是不斷地向那個流水里扔東西一樣,無論你是扔木塊,還是千噸的石頭,可能在那一刻,你會覺得這是不變的,但是它終究會隨著時光,隨著水流慢慢移動的。

     

        這只是我的一個狀態,我沒有想過給交流生活畫個句號,或是總結一句話什么的,因為我覺得一切還沒有結束,都只是個開始。

     

                                哲學系 林美娜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意見建議 ©2010 版權所有 華東師范大學本科生跨國(境)、跨校交流網
    免费国产a国产片高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