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首頁  交流成果

    臺灣,我們相遇太晚――記2012赴臺學習半年

    作者:  信息來源:  發布日期: 2014-02-16   瀏覽次數 911

    臺灣,我們相遇太晚

                           ――記2012赴臺學習半年

    從臺灣回來已經三個月有余了,到現在才能靜靜地坐在電腦前回憶之前半年的時光。常有句老話,快樂的日子總是短暫的。我似乎還能記得215號下飛機的時候那種滿懷期待的感覺,還能回憶起當時桃園機場溫暖濕潤的風,還能想到臺北的街頭錯落有致的建筑。坐在車上駛向學校的時候,我看著窗外閃過的景色,心里不禁贊嘆,原來這就是臺灣啊,我們相遇得太晚了。以前總是在電視上看到的恬靜雅致的自然景觀,親眼見到還是忍不住激動。當時憧憬興奮的心情伴隨著汽車里歡快嘀嗒的歌聲一起散落在桃園午后的田野間,至今亦尚能回味到。

    初到臺北時,覺得一切都好新鮮,一切也都好珍貴,連走錯路搭錯公車捷運坐過站都不覺得煩累,因為我覺得無論怎么走錯坐錯,我都還是在臺北,我從來不曾來過的,不曾接觸過的臺灣。既然每走一步都是我從未到過的新地方,又何必為沒能按時到達暫時的目的地而惋惜呢,畢竟我已經站在了我此行的最終目的地――臺灣的土地上。懷著這樣的心情,我總是會在課后拿著地圖在臺北的街頭隨性地四處游蕩,看著那些帶有復古情調的招牌,走過干凈寧靜的街道,偶遇臺北熱情而親切的陌生人們。他們不認識你,卻會很隨意地和你打招呼,說說今天的天氣,抱怨一下街道很久沒有整修的路面,得知我是交換生,也總會驚呼:哇,真不容易哪,從那里來我們臺灣讀書哦,生活都還方便吧?雖然只是很不經意地問一下,語氣中也難掩對遠方來求學的孩子的敬佩和關心。常有人問我,你覺得臺灣什么最讓你覺得了不起。我想我會說,走在街上你不會覺得趕,不會覺得陌生,更不會覺得拘束,因為這里的每一個人都仿佛準備認識你,想和你交談,你的每一次微笑和求助都能得到最熱切的回應。有一次我和朋友唱歌到深夜才回學校,走在燈光昏暗,人影稀疏的街道上,我和朋友笑言道,走在臺灣的街上再晚都不用擔心害怕,特別有安全感。

    正式開始上課后,我逐漸熟悉了老師和同學,習慣了臺灣課堂上不同于大陸學校的氛圍,當然也慢慢融入了充斥著臺灣綜藝節目的臺灣腔的生活。陳義芝,胡衍南,劉滄龍……到現在我也清楚地記得每一位老師的名字,可能是因為是學中文的緣故,在臺灣師大的國文系我也感受到了臺灣不同于大陸的對國學研究的堅忍與謹慎。早在我去臺灣之前,就早耳聞臺灣的國學研究比之大陸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亦是我選擇去臺灣交流的原因。在臺灣的半年學習,我也的確體會到了這點。臺灣仍然保持正體字的使用,書本印刷都是繁體豎版,雖然閱讀起來剛開始有諸多的不習慣,但這確實是對國學的一種有意識的傳承??荚嚨臅r候,因為我被老師允許可以寫簡體字,我的答題速度總是快于班里的同學,起初我心里還覺得挺開心,后來看到同學端正的寫滿繁體字的試卷,想到自己上學期學古漢語語法寫繁體字都要查字典的情形,早先得意的勁也沒有了,反倒是特別羨慕他們。我寫字速度是快于他們沒錯,可是或許在這先于他們幾分鐘的寫字時間中,亦流逝了屬于我們的中華文明的根。

    在師大國文系,有位老師讓我印象挺深刻,我并沒有選他的課,只是去旁聽過幾節。這位老師是拄拐杖來上課的,因為腿有疾病的緣故,上課甚至沒辦法像正常人一樣坐著,只能坐在桌子上,還要不停地變換姿勢?;蛟S是我第一次遇見身體不健全的老師的緣故,在我印象中,老師似乎永遠都是非常偉岸的高于學生的姿態,所以在我第一次去上他的課,看到他的時候,我也第一次感覺到,在國學中,在學術中,只有靈魂才有高度,老師是靈魂上高于學生的存在。

    在師大的課堂上,我聽每一位老師說他們的生活,聊他們的理想,閑話他們對于政府對于學校的抱怨。沒有半點刻意,只是一個個走在生活這條大路上的行人,和我們這些路人聊聊他們走過的路,然后拍拍我們的肩膀說,年青人,你們還要努力啊。其實我們是師生,但更多的時候我們是這個世界的一段段插曲,我們朝九晚五地活著,也不過是為了一個目的――不留任何遺憾。還記得胡衍南老師和我們說的他的政治理想,那一刻仿佛連窗臺上的陽光都回到了好幾年前;還記得劉滄龍和我們說他在德國留學時為了寫畢業論文痛苦得把電話線都拔了,我也突然想到了我憋論文時的痛苦;還記得陳義芝老師告訴我們關于他去世的大兒子的事,那天老師恰逢感冒,嗓子啞了,說起這事仿佛輕描淡寫但卻不可避免地連空氣都蒙上了一層灰,老師平日里幽默開朗,誰又能想到他曾經遭遇過這樣撕心裂肺的喪子之痛。正如老師自己說的,那一年他覺得好像連天都塌了,日子過得好慢??墒悄呐率沁@樣的痛徹心扉,老師也一樣挺了過來,現在還站在大學的課堂上和同學笑談他之前的種種,還能依然堅持出詩集,完成自己的詩人夢想。臨走的最后一節課,我特地和陳義芝老師合了影,雖然在日后眾多交流生來來往往中,老師或許不會每個人都記得,但我會依然記得師大的老師們,記得他們對于國學的深刻見解,還有他們對于生活的深刻見解。是他們告訴我,不僅要好好地學習,更要好好地生活。因為我們先是人,然后才是學生。

    從冬天到夏天,時間給了我們和臺灣相處的機會,也毫不留情地決定了我們的歸期。從臺北到墾丁,大大小小的景點一一走遍,從最初的美到一個地方都要驚呼好美啊,到后來默認了不美就不是臺灣了,我們終于領會到了寶島之稱絕不是徒有虛名。記得第一次在阿里山看日出,半夜就出發,睡意朦朧和朋友們擁簇在一起,冷得直打哆嗦,看著太陽一點點在山尖出現,卻一點不覺得累,后來聽臺灣的導游說,阿里山還不是臺灣最美的山,那都是被大陸的課本宣傳出來的,當時我們不禁啞然失笑??墒俏覀冊缇筒辉诤跏悄睦锏纳?,哪里的日出了,因為日出不是最美好的,最美好的是和朋友們一起等待日出的時候的那種感覺,那種充滿希望的感覺?;蛟S去哪里旅游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路途中遇到的朋友,旅程中拾獲的種種感受。那時候在雨天的九份,雨滴在屋檐稀稀落落地落下,天灰蒙蒙的看不見遠方的山和海,卻不覺得掃興,安靜地坐在山頂的咖啡館,和朋友聊聊生活。我也曾因為沒有看到晴天的九份在離開臺灣前特地又去了一次,可是那天還是下雨了,也許我就是和雨天的九份有緣吧,又或許這是臺灣和我的一個約定,非要我下次再來,才讓我見見晴天的九份。九份的景致雖然比不上大陸黃河長江的壯闊,也沒有華山黃山的雄偉,但就是這份精細,這份用心,卻讓我在離開九份的四個月后依然會在每個灰蒙蒙的雨天想起,雨中的階梯,雨中的青山,雨中的遠方的海,雨中臺灣人溫馨的笑臉。所謂景色,或許不在于它有多么雄偉,有多么繁華,景色,只有真正走入人心中,才會成為景色,不然也許稱之為景點亦可。

    71號早晨,我早早地收拾好在熟悉的臺北的陽光中踏上了歸途。還是來時的路,還是來時的車,甚至連車上的旋律也和來時的相仿,但此刻心境卻早已不同。來的時候,我興奮地看著窗外驚呼這片神奇的土地,生怕少看一眼。此刻,仿佛多看一眼都會覺得難過遺憾。難過的是這片土地我終要離開,遺憾的是就算多看一眼也依然帶不走這一切。唯一和來時相同的感受便是,我和臺灣相遇得太晚了??墒?,沒有離開怎會覺得相聚的可貴呢?生命亦是因為有死亡所以活著才顯得珍貴。生活早就決定了我們的軌跡,我們都有屬于自己的路要走,唯一能做最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路走得漂亮。正是因為終有一日會離別,所以每一次相聚才需要好好把握,也正是因為一切都有終期,所以現在擁有的才顯得珍貴。我們要感謝時間的流逝,只有失去了一些東西,我們才會知道我們之前擁有的是什么。倘若什么都沒有盡頭,我們又如何知道哪些才是生命中真正重要的存在呢?所以,不要抱怨離別,不要抱怨失去,離別和失去都是在提醒我們盡自己所能做好一切,縱然會有離別和失去,我們依然沒有任何遺憾。

    在臺灣的時候,一日興起,在FACEBOOK上寫了一句話,前段時間被朋友突然提起,眾人看了都不禁潸然。這篇文章以此作結也許再好不過了――這個世界留不住你,你也留不住這個世界,我想這就是成長。

     

                                     中文系  邰夢溪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意見建議 ©2010 版權所有 華東師范大學本科生跨國(境)、跨校交流網
    免费国产a国产片高清网站